奢侈品联名不是楦头 是为更小众化而生的

2017年06月07日 17:00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原创 作者:董航
       [腕表之家 品牌文化] 提起奢侈品间的联名,很多人会觉得这是一种品牌自我的炒作。但我一直认为,联名商品也是品牌将自己的产品更为精耕细作的输出,是一种更为小众化的产品。比如从去年开始的LV与藤原浩的联名,今年与Supreme的联名,它真正吸引的是那些同时有过使用潮牌与奢侈品经历和消费能力的人。一些80,90后,他们在学生时期钟爱过藤原浩的牛仔裤或是Supreme的卫衣,在工作后更为高端奢侈品所着迷,而这种联名就恰恰被他们所喜爱。        而相对于腕表的联名,就比较少见了。毕竟,这往往需要跨界联名,还要达到完美的契合度,相互匹配性就更难以把握。比较多见的,是腕与车的联名,但我总感差强人意,只是把车的一小部分或材质或外型融入到腕表之中,差那么些意思。        最近,一套套表的联名,虽不是该品牌的头一遭,但却颇有珠连璧合之妙。格拉苏蒂原创再次与梅森(Meissen)合作,以梅森瓷为表盘,推出了以紫禁城皇极殿前的“九龙壁”为设计灵感的Dragon Wall九龙壁套表,全套9枚,全球限量9套。        中国作为瓷器的故乡,我们对瓷器总是有一些情意结的。印象中比较深的,是格拉苏蒂原创2006年曾经与梅森联手的套表,为了庆祝德累斯顿设城800周年之际,用8枚表描绘了德累斯顿名胜。除了梅森的瓷表盘外,表壳使用了早已停产的细纹圈Classic外壳,内里则是手动上链的Cal.49机芯,内外皆美呢。        这次的九龙壁套表所采用的龙纹饰虽是取“九龙壁”为灵感,但这可并不是为了一味迎合当今颇为流行的中国风而做的蹩脚的模仿。龙纹饰其实是梅森最为擅长的图案,中国的明龙(Ming Dragon)是梅森的早期纹饰之一,是梅森瓷创立者奥古斯特二世最喜爱的瓷器绘饰之一,这一图案的设计也是他亲自下令完成的。 奥古斯特二世别名“强力王”,身材魁梧,力大无穷,传可徒手摺断马蹄铁,单手扶墙可破墙,厉害的不得了。        说到这就免不得插一下梅森瓷的历史,早在13世纪,欧洲人尤其是当时的贵族对中国瓷器视若珍宝,奥古斯特二世也是中国瓷器的狂热爱好者,这喜爱程度有多夸张呢?据史料记载,当时还是萨克森公国选帝侯的奥古斯特曾用一队骑兵和波斯商人换过48件中国瓷花瓶,用训练精良的精锐骑兵部队换瓷器,很疯狂吧。        很巧合的是,在其统治地的梅森镇一直把取自山上的瓷土叫“高岭土”,其发音和汉语一模一样。于是,奥古斯特二世便找来一名叫贝特格的化学家,让其仿制中国瓷器。经过无数次试验,在1708年冬,贝特格成功的烧制出一种白而透明的瓷。两年后,梅森国立瓷器制造厂成立,在这之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整个欧洲瓷器制造业都受梅森瓷器风格的影响。而我们现在所见的梅森两把蓝剑交错的Logo也成为百年经典的象征,暗喻着至高无上的品位。        梅森的明龙纹饰来自于中式器物与织物的纹样,以硬笔做轮廓,松鼠尾毛笔强化线条感。火云的搭配与大胆的留白带来了类似东方,却又不尽相同的特殊美感。 “九龙壁”套表其中6枚        与梅森的明龙不同,紫禁城皇极殿前的“九龙壁”为乾隆年间所建造,明龙嘴部多为拉长设计,清代龙体则自然舒展,长度与头部比例基本为8:1,而为了表现出其“行龙”(又称“走龙”)特点,所以在背景处理上更要显示其行走之态。

       为了方便时间阅读,在设计上,“九龙壁”腕表的表圈上刻有罗马数字小时标,无秒针设计得益于腕表搭载的Cal.100机芯具有独创的秒针自动归零装置,其秒针独立校准机制,操作时秒针与其他主要零件分离,是当前最佳、且最稳定的调校时间装置。
       这款表的售价目前还不清楚,但其曾在2012年推出过,应该与当时价格相差不多,此次重新复刻,一圆当时未偿心愿之人。

最新评论

ljvsbsb
ljvsbsb
楦头还是噱头?
2017-06-17
00 00
牛大人
牛大人
感觉集齐了就能召唤神龙了。
2017-06-13
00 00
翼之精灵
翼之精灵
“无秒针设计得益于腕表搭载的Cal.100机芯具有独创的秒针自动归零装置,其秒针独立校准机制,操作时秒针与其他主要零件分离,是当前最佳、且最稳定的调校时间装置。”这句话怎么理解?为什么无秒针设计还得益于秒针归零装置?没有秒针,归零也看不出啊!归不归零也没关系啊!
2017-06-09
00 11
纯真无邪
纯真无邪 [江苏省南京网友]
为什么不能是“七龙珠”,却非要是“九龙壁”呢
2017-06-08
00 11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1. 862腕表
  2. 44商铺
  3. 4419论坛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
优乐娱乐